我的股票

    名稱 現價 升跌

    資料報價延遲十五分鐘

    標籤: 分析07522

    納指成份股走勢兩極化 留意納指反向ETF

    【分析】 2022/01/20 09:55

    在去年11月底,納斯達克指數一度高見16,212點,創下盤中歷史新高。不過,隨著新冠變種病毒Omicron肆虐全球,加上美國聯儲局即將加息的陰霾一直揮之不去,11月過後納指升勢便無以為繼,在近兩個月來表現一直反覆偏軟。至上周五(1月14日),納指收報14,894點,較11月高位回落8.1%。

    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納指曾在2020年3月20日跌至6,631點。與去年11月高位16,212點相比,納指在不到兩年時間裡便上升了144%。表面看來,納指在上升超過一倍後稍為回落約一成,回調幅度之低實屬九牛一毛。然而,納指成份股的實際表現其實遠比表面所見更為慘淡。

    近日,市場研究機構Ned Davis Research便指出,截至上周五(14日)收市為止,在納指的101隻成份股之中,有37隻股票的股價已較其52週高點下跌了超過50%。對此,Ned Davis Research表示,考慮到納指自去年11月以來的跌幅僅為8.1%,上述比例實在高得令人不安,因為通常而言,在納指跌幅還不到10% 的時候,平均只有12.5%股票的股價會被「腰斬」。可是,如今納指成份股當中卻有接近40%股票的價格較市場高位時「縮水」過半,反映普遍納指成份股的實際表現其實遠差於納指的整體指數走勢所反映的情況。

    那麼,究竟是甚麼原因導致納指的整體走勢遠遠優於普遍的納指成份股呢?根據Ned Davis Research的說法,這是因為納指的大型科技股,如「FAANG」、微軟(MSFT.US)和特斯拉(TSLA.US)等並不像其他規模較小,但增長較快的科技企業一樣高度依賴融資——後者的估值在很大程度上建基於企業自身在未來的利潤預期,導致這些企業的股價對於利率上升格外敏感,因而在去年底至今美國加息預期持續升溫的時候出現急劇下跌。因此,納指一眾科技龍頭的股價在去年底時的走勢相對平穩,例如:蘋果(AAPL.US)上周五(14日)收報173.07美元,較1月4日的52周高位182.94美元下跌僅5.4%;Google母公司Alphabet(GOOGL.US)在11月底時跟隨納指升至全年高位,然後走勢回軟,至今下跌7.61%;Meta(FB.US)12月初從全年低位反彈,至今逆市上升8.17%。由此可見,納指成份股的走勢呈現兩極化,科技龍頭企業普遍走勢平穩、股價跌幅輕微,甚至偶有逆市奇葩;反觀一般科技企業卻有近半股價慘遭「腰斬」,面對當前美國加息週期,猶如如臨大敵,甚至將臨滅頂之災。

    不過,雖然納指科技龍頭至今表現傲視同儕,但是這是否代表這些大型科技股在往後仍然能夠繼續獨善其身?Ned Davis Research的觀點則認為「納指表面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湧動」,因為每當納指中股價被腰斬的股票數量過多時,通常意味著「週期性熊市」即將到來。歷史數據顯示,自1972年以來,一共只在39天裡出現過納指整體下跌不到10%,但卻有超過35隻成份股被腰斬的情況。而且,在2021年12月之前,這情況只曾在1998至1999年間,科網股泡沫最為嚴重的時候出現過。因此,現時納指將近四成股票被腰斬的情況,很有可能代表美股熊市來臨在即,屆時一眾納指大型科技股亦將難以獨善其身,手上持有相關美股的投資者宜格外留神。

    與此同時,摩根大通行政總裁戴蒙日前表示,隨著美國通脹持續上升,美聯儲可能在今年加息多達6至7次;而摩根士丹利則在其客戶報告中預計,美聯儲將從3月起加息,每個季度增加25個基點,並於7月宣布縮表,相當於再加息一次,因此預期美聯儲在今年將會加息5次。在連番加息的預期之下,大摩預計美股年內或會下跌多達20%,同時預料美聯儲將在8月開始啟動量化緊縮,並將在明年再度加息兩次,然後繼續「縮表」。

    隨著現時納指繼20年前科網股泡沫後再次有近四成股票被腰斬,加上市場廣泛預期美聯儲將在今明兩年屢次加息和縮減資產購買規模,不難想像大量美股的股價將會繼續大幅「插水」,而以高增長型科技股等尤其對息口敏感的成長股為主的納指走勢亦將持續受壓。有見及此,也許美股熊市真的來臨在即,美股投資者最好及早做好跌市準備;如要對沖納指下跌,可選納指反向ETF。

    華夏納斯達克100指數每日反向(-2x)產品(07522)於2019年9月6日上市,追蹤納指每日回報的反向兩倍表現,對沖納指以減少股票倉位的損失。最後要謹記反向ETF是為進行短期買賣或對沖而設計的,只適合短線操作,不宜長期持有;而部分進取型投資者亦會以此產品來沽空納指,惟現時市況愈見波動,散戶投資者不宜過分進取。

    想睇更多財經消息

    相關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