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股票

    名稱 現價 升跌

    資料報價延遲十五分鐘

    【價值工房】股東接受哈爾濱電氣私有化方案屬明智之舉

    【工業】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1/11 14:36

    【信報財經新聞】恒指近期走勢反覆向好,與中國政府降凖釋放資金、計劃出台振興經濟措施不無關係。但經濟振興措施非每個行業皆受惠,一些傳統重點調控行業的前景依然黯淡。筆者留意於去年12月27日開市前哈爾濱電氣(01133) 發出公告,表示母公司哈爾濱電氣集團公司向其股東提出收購全部已發行的哈爾濱電氣H股,要約價為每股4.56港元,較最後交易日 (12月17日) 收報2.50元溢價高達82.40%。消息一出,市場聞風而動,復牌當日(12月27日),哈爾濱電氣股價高開逾六成(2.50 → 4.02元),創逾十五個月新高,亦為過去超過三年半罕見的股價高水平,足見集團今次私有化計劃深受市場期待。

    傳統火電行業舉步為艱
    隨著「煤改氣」、「打贏藍天保衛戰」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傳統火力發電行業陷入轉型困境,關聯產業亦舉步為艱。根據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數據,截至2018年6月底,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實現利潤約1,800多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6.1%,但火電企業因煤價上漲、發電成本上升,經營形勢仍然比較嚴峻,火電企業一半錄得虧損。作為中國規模最大的發電設備製造企業之一,哈爾濱電氣的主要業務包括國內的火電及水電設備生產。由於國內能源發展戰略的改變,内地火電新增裝機容量的所佔比重逐年下降。

    大行報告指合併好出路
    近年來,哈電股份面對傳統火電市場增長大幅放緩,自2017年開始業績已呈持續倒退趨勢,全年股東應佔溢利倒退達53.00%,約賺1.94億元人民幣,金額為2013至2017年期內溢利表現最差。至於2018上半年,集團收入和溢利均見倒退,分別較2017年同期銳減22.64%和75.30%,兩者增長率亦為2014至2018上半年期內表現最差。基於集團下行的業績表現,於2019年1月2日國泰君安證券(香港)發出報告,表示維持對集團「收集」評級,目標價為4.56元,與要約價相同。報告又寫到:「哈爾濱電氣在面對中國火電行業下行的沉重打擊下,與母公司擬定的合併或是其最好的出路。」

    私有化刺激股價大躍進
    自從母公司提議私有化後,哈爾濱電氣的股份換手率持續擴大,反映不少投資者見股價躍升逾六成後,選擇離場另覓投資對象,相信大量貨源已落入想藉私有化成功而獲利的大戶手上,不排除這是瑞信維持對集團「跑贏大市」評級之原因。行業前景不佳,加上業務轉型升級耗費大量資金和時間後,亦難保證轉型成功。其實昔日股價表現已反映集團基本因素,自2015年11月2日至2019年1月10日,共782個交易日,只有19日收高於4.56元,佔比只有2.43%,期間雖已經歷2017年的港股榮景,亦不外是最高收報5.10元 (僅見於2017年4月13日),較要約價僅高11.84%。現時若非私有化消息,恐怕股價仍要維持在2.50元水平一段長時間。

    股東應當套現勿失良機
    前車可鑑,早於2018年7月2日國浩集團(00053) 控股股東GuoLine Overseas Limited 提出以每股最多135.00元安排將國浩私有化,較上個交易日 (同年6月29日) 收報118.00元溢價14.41%。參考宣佈前五年最高價為133.80元 (僅見於2017年10月11日),可見私有化要約價不算低,消息刺激股價攀升至130.00元水平,卻於同年11月1日投票未獲通過,翌日股價開報100.00元,較11月1日收報131.50元低開近24%,其後股價更反覆向下,截至2019年1月10日收報96.60元,除了較提出私有化前的118.00元較低18%,亦為2017年8月24日至今最低收市價,歷時超過十六個半月。由此可見今次哈爾濱電氣私有化,造就股東於高價套現,應當勿失良機。

    聶振邦 (聶Sir)
    證監會持牌人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想睇更多財經消息

    相關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