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股票

    名稱 現價 升跌

    資料報價延遲十五分鐘

    標籤: 分析

    【EJFQ信析】走資停不了 港息6月上

    【分析】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4/17 07:00

    【信報財經新聞】港股昨天顯著下挫,恒生指數高開41點報30849點,已屬全日最高位,其後隨即倒跌,跌幅在午後一度擴大至617點,低見30190點,收市報30315點,挫492點(1.6%)。主板成交額1076.47億元,下跌股份佔74%。

    技術走勢方面,恒指早兩個交易日在50天線及上升通道底得而復失,昨天進一步失守20天線(約30685點)、100天線(約30580點)及10天線(約30344點),後市走向端視恒指能否在過去兩個月的徘徊區底部覓得支持。

    金管局自上周四(12日)首次在7.75港滙弱方兌換保證水平入市,至昨天傍晚,合共5次累計承接逾132億港元沽盤,周三銀行體系結餘降至1665.13億元。金管局入市以來,港元依然徘徊於7.85水平,顯然,這等規模的入市干預,仍不足以扭轉港滙持續徘徊在弱方兌換保證水平附近的預期。

    有說當銀行體系結餘降至數百億港元,本港息口的上升壓力才會明顯增大。財爺陳茂波指出,當港元利率上升,與美息差距收窄時,港滙資金流出的情況自然減慢甚至停止,毋須過慮。然而,港滙轉弱會否導致市場往後出現「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劇情,值得關注。

    自2009年美國實施量化寬鬆政策以來,共有約1300億美元流入了香港,折合約1萬億港元。【右上圖】所示,2014年下半年開始,銀行體系結餘加速上升,並於2015年11月初達4263億港元見頂,時機與美國聯儲局啟動加息周期甚為吻合。

    聯儲局於2015年12月中作出近10年來首次加息決定,迄今已經六度上調利率。隨着美國收緊貨幣政策,本港銀行體系結餘亦輾轉回落,由高位逾4000億港元降至目前約1700億港元。

    此前,本欄提出港美息差拉闊令市場套息活動更趨活躍,造成資金由港元流向美元的表象,惟這不一定代表資金真的流出本港(詳見3月7日本欄)。不過,若聯儲局在6月或9月再次加息,似乎將出現新誘因,促使資金流出本港。

    如【右下圖】所見,2016年起,與供樓按息相關的一個月香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通常在12月底或1月初出現季節性飆升,去年底曾抽高至1.19厘,目前則徘徊於0.85厘附近。撇除周期性因素,不難發現港元拆息近年出現一底高於一底的態勢。而且,隨着聯儲局逐步加息,令港美息差進一步拉闊,資金流出壓力持續;往後(一個月)HIBOR有較大機會反覆走高。

    倘一個月HIBOR企穩於臨界點(約0.8厘)之上,銀行(尤其中小型銀行)資金成本除逐步上漲外,亦對銀行按揭貸款息差收入帶來縮減壓力(註:因為隨着一個月HIBOR逐步回升至約0.8厘或以上水平,將有愈來愈多H按貸款開始轉為以最優惠利率定價;見3月22日「沿圖論勢」),屆時銀行加息的誘因便開始增大。

    時間上,按目前期貨息率推算,聯儲局於6月和9月議息會議決定加息的機會頗高,一個月HIBOR很大機會持續企於1厘以上,即高於臨界水平逾20個基點,本港銀行屆時隨之加息的機會不低。換言之,若然聯儲局加息步伐與市場預期相若,預料香港銀行最快於今年6月中旬、最遲於9月下旬開始加息(最優惠利率)。

    對於股市來說,由於美電似乎將較長時間維持於7.85水平,在跌市中,如出現「資金加速流走」、「拆息上升」等負面消息,勢加劇市場負面情緒,令股市回調壓力增強。屆時,恐怕不少人會仿照1997年至1998年間亞洲金融風暴時借淡風「一邊沽港元,一邊沽期指」重施故伎上下其手。歷史會否重演,且拭目以待。

    信報投資研究部

    想睇更多財經消息